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32、现代篇(十一)(1/2)
权臣的掌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裴璨坐了会就走了,告白失败, 他也没脸继续待下去。

  王珞将裴璨送到门口, 她抬头正视裴璨的双眼“裴璨, 我祝你以后前程似锦、切顺利。”他会成为个很厉害的年轻科学家的,只要给他时间,他将来的成就定很好,他也会找到个非常好的妻子, 就跟他在大魏时样, 大魏时裴璨就跟自己妻子感情很好。

  裴璨闻言也微微笑“王珞,我也祝你以后能永远快乐。”是他还不够好, 所以配不上王珞, 希望她的男朋友能好好对她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 裴璨打从心底希望王珞以后的人生能永远的快乐。

  送走裴璨之后,何叔也来接她了, 何叔已经有年多没见王珞了, 咋见王珞差点有点认不出她来,都说女大十变,王珞以前漂亮是漂亮, 可就是人太瘦、性子也有些沉闷、又是团孩子气,让别人觉得只觉得这女孩子漂亮, 却不觉得如何惊艳。

  现在王珞已经彻底长开, 在郑玄的照顾下,她高二、高三不仅课业追上了,锻炼和才艺也没有拉下, 她到底年纪还不是很大,居然趁着成年之前最后长了波,身高都超过米七了。

  人看着稍微圆润了些,当然跟正常人来比,她还是偏瘦的,但比起之前的干瘦,她整个人就好像得了甘露的滋润,下丰润了起来,张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。

  何叔也不是老古板,也会用手机上什么的,他暗忖珞珞现在这模样,等上了大学,就是大学里当之无愧的校园女神了吧?何叔看到王珞的转变非常开心,路上不停的跟王珞说“珞珞,女孩子还是有点肉好,你之前太瘦了,还是现在好看!”

  王珞知道何叔是关心自己,她笑着说“我知道,我以后不会过分节食了。”她还在继续跳芭蕾和民族舞,用郑玄说法就是技多不压身,她完全可以用跳舞来取代运动。只是她不走专业路线,也不会过分维持体重,在郑玄坚持不懈的喂投下,王珞终于稍稍长出了些肉,她也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。

  但是她回家,方女士看到王珞的模样,脸色立刻变了,脱口而出连串质问“你怎么胖成这样?体重超标了多少?最近你到底有没有在跳舞弹琴?我就知道不该放松你,你就跟你爸爸样,都是个没出息!没人盯着你就不知道努力!”

  王父倒是很满意女儿现在的改变,女孩子就应该有点肉才漂亮,看他闺女现在多漂亮!比他前妻少女的时候还漂亮!真不愧是他的种!

  王父听老娘说了这么多话,正想开口打圆场,却不想王珞已经回嘴道“我爸没出息也是你生出来的,你有出息我怎么没见你有什么成就?就个工团的履历,听你说了百年了,你亏得你早上了几十年,不然现在连进幼儿园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  王珞烦透了方女士说这种话,就是她从小|逼着自己节食,自己稍微有点胖,她就骂自己跟肥猪样,又蠢又笨,将来就只配待在猪窝里,王珞后来才有厌食症。

  她上班以后,运动量没有以前大,人稍微丰润了些,见到的人都说自己胖了。她想起了祖母从小骂自己的话,她就想到节食,她本来那时候就有抑郁症了,后来又多了个厌食症。

  现在方女士又说自己胖,王珞的神经下敏感过来,伤人的话脱口而出,不然怎么说亲人才是伤害自己最重的人,就是因为亲人对自己了解甚深。方女士了解王珞,王珞也了解方女士。

  王珞的话让方女士瞬间变了脸色,王父呵斥道“珞珞,你怎么跟你奶奶说话的!”方女士年轻的时候也是舞蹈演员,只是后来腿受伤,不能再跳舞,才转为幕后。现在凭着王家的身份,也让她混出了个舞蹈家的身份。

  王珞冷笑“那她又是怎么跟我说话的?怎么听不惯啊?听不惯就受着!我都听了二十年了!”她烦透了这个家,尤其是在她快成年的时候,王珞无时无刻的都想早点离开这个家。

  方式女气得浑身哆嗦,王父见状不由对王珞仰起了手,王珞讥讽道“怎么你想打我?行啊!打完我们笔勾销!”

  这话出,别说是方女士了,就是王父都忍不住了“王珞你这是什么意思!你这是对我们不满意?感情我们养你养出仇来了!早知道——”

  “早知道你当初就该避孕,养而不教,你们生什么生!我让你们生我养我了?”王珞截断父亲的话,“不过你放心,你们养了我十年,回头等你们没能力的自理的时候,我也会养你们的!而且我不会对你们非打即骂!”

  “你——”方女士双手颤抖的指着王珞说“滚!滚!”

  王珞淡淡道“走就走,不过我要回来拿点东西。”她还有些奖状证书在家里。

  方女士尖声说“你浑身上下全是我的!你要拿走什么东西?”

  王珞想也是,横竖自己日后也不会找工作,要这些奖状证书做什么?她前前世得抑郁症的时候,不也把那些纸片都烧了?思及此她转身往外走,“您说得对,所以你赶紧让助理整理出份我的费用清单,我会分钱不少的还给您。”

  她前世被祖母赶出家门的时候,可没那么硬气,谁让自己现在有老公呢?想到郑玄,王珞突然无比的想念郑玄,她想见他!虽然郑玄才走了几个小时不到。

  王父做梦都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,他暴跳如雷的说“你今天要是离开了,就别想在回来了!也别想我供你读大学!”

  王珞轻飘飘的望了王父眼“我不稀罕。”大学学费这种小事,她还要解决不了,就枉费自己重生两世了。

  “滚!”王父的声音比方女士还大。

  王珞麻利的拖着拉杆箱往外走,方女士气道“你有骨气连衣服都别拿。”

  王珞说“这是我用奶奶钱买的衣服,跟你无关。”这些衣服都是郑玄给自己买的,她为什么不拿走?

  方女士见孙女迄今都喊外婆奶奶,不由骂道“你就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  王珞嘴角微弯“那也是你们的王家的基因不好。”王家那么自私自利,她是王家的孩子,又怎么可能免俗?

  王珞头也不回的离开,何叔和家里的帮佣目瞪口呆的看着王珞三人吵嘴,眼见王珞要离开王家,何叔连忙上前拦着“珞珞你要去哪里?你还是孩子,又没工作,离了王家你怎么办?”

  “何叔你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。”王珞觉得今天说开了也好,反正这家她是永远不回了!她也不想再对着他们做戏了!王珞发自内心的恨他们!她最亲的亲人,却把自己逼上了绝路!

  “老何让她走!走了就永远别回来!”方女士扬声对何叔说。

  王珞对何叔微微笑“何叔你多保重!”她心里直挺感激何叔的,她后来得病,何叔年纪都大了,不再给王家开车了,他还每天开着车来接送自己去医院,陪着她看心理医生、给她鼓劲。

  王珞轻轻笑,她前前世总想不通,为什么给自己温暖的都是陌生人?现在她想通了,亲人是血缘,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;而亲近的朋友和外人都是经过自己不自觉筛选的,都起码是跟自己谈得来的人。想想自己那时候也真傻,为了这么件小事,居然钻了这么久的牛角尖。

  王珞拖着行李箱面走着,面给助理打电话,让她们到小区附近的咖啡厅来接自己,特地吩咐她们不要先告诉郑玄。她准备今天就去京城找郑玄,给他个惊喜,她也不想参加毕业典礼,反正高同学后来都没联系了,有这个时间她多看点书不好吗?

  王珞拖着行李箱来到了咖啡厅,点了杯花茶,然后取出kdle慢慢看了起来,这时人走到了她身边,王珞只当是服务生,但是没想来人居然坐到了自己对面,王珞错愕的抬头,就见孟继宗——不,或者应该说是陈源坐在自己对面,他神态自若的跟王珞打招呼说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  王珞“……陈叔?”

  陈源闻言脸上浮起微微的笑意,“我知道你恢复记忆了。”而且恢复的还是跟郑玄那世的记忆,陈源心里非常不是滋味,他跟珍娘也是倾心相恋过,她为什么就不记得自己了?

  王珞闻言默然,她倒不是因为被陈源点穿了尴尬,而是不知道应该跟陈源说什么,毕竟两人前世也没说过几句话,要不是有层关系在,两人也就比陌生人多说了几句话。

  陈源问王珞“你经历了前世今生,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平行世界吧?”

  王珞不明白陈源为什么会跟自己说这种事,她点头说“我信。”她前前世的历史,就跟重生这世的历史不同。

  陈源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珞“那你相信我们曾有世是夫妻吗?”

  王珞闻言不假思索的起身说“抱歉,我还有点事,我先走了。”

  陈源伸手想牵住她的手,却看到王珞受惊似地连连后退,全身戒备的看着自己,陈源苦笑声,他对王珞解释说“我无意吓你,我知道想告诉这件事,我们本来应该是夫妻,只是因为各种事错过了。”

  王珞沉默不语,她觉得陈源的话不靠谱,就以陈源没发迹前的家世,她又怎么可能会嫁给他?可她又不觉得以陈源的脾气性情,会如此无聊的跟自己说这件事,而且她还想起了前世郑玄明明放过了孟家和王家,却又突然把他们灭门的事——“王琼也知道这件事?”

&e
为您推荐